鼓噪“抵制北京冬奥会”只会自取其辱
发布日期:2021-06-03 20:47   来源:未知   阅读:

近日,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与美国众议院汤姆·兰托斯人权委员会举行所谓的联合听证会,再次与北京冬奥会相关联,试图将体育运动政治化。“抵制2022年北京冬奥会”被这些人拿来当作反华的一张牌,不仅受到中国公民和中国政府的动摇反对,而且国际上也无人附和。

公正自在人心。将所谓的人权问题与北京冬奥会挂钩,将体育运动政治化,既违背奥林匹克宪章精神,也是对国际人权事业发展的扭曲和破坏。拿所谓的人权问题来做文章,以达到不可告人的政治目的,就如同跳梁小丑个别,只能是自我献丑、自欺欺人。

从顾拜旦恢复现代奥林匹克运动的那天起,世界体育运动就回归到人的本身,服务于人的和谐发展,并致力于维护全人类的和平共处。顾拜旦亲自设计的奥林匹克五环标志就是最好的例证。蓝、黄、黑、绿、红五色环圈,代表着全世界五大洲周密连在一起,共同为推动现代奥林匹克的发展而不懈努力,充足彰显着“和平、友谊、进步”的奥林匹克主旨。《奥林匹克宪章》清楚指出:“奥林匹克运动,是从现代奥林匹克主义中诞生的一种社会运动,其目标是通过组织不任何鄙弃和合乎奥林匹克精力的体育活动来教诲青年,从而为建破一个更加和平和美好的世界作出贡献。”不同国籍、不同肤色、不同语言、不同信仰、不同空想的全世界精良运发动,每四年一次在参与奥林匹克中齐聚,共同在竞技运动竞赛中享受体育的魅力。由此可见,现代奥林匹克运动的振兴,从顾拜旦开始就是为了在竞技运动比赛中追求个人的身心健康,为了建立国际和平友好的亲善关系,从而保护人的尊严与和平的世界。

奥林匹克运动是寰球盛典,是全世界共享的竞技。所有加入的运动员都按照人类共同的体育竞赛规则和道德准则,进行公平比赛,获得应有名誉。而当初,个别反华政客试图把奥林匹克运动扭曲为攻打他国的武器。可笑的是,这些反华政客既不懂奥林匹克宗旨,也不懂奥林匹克精神,既对国际社会支持北京冬奥会的压倒性声音充耳不闻,也对世界体育事业发展的事实请求熟视无睹,或者他们心底里基本就不屑。人们要问,这些人什么时候成了全世界运动员的“代言人”?他们有什么资从来对全世界运动员发号施令?他们哪儿来的“自信”和“勇气”?当然,对这些谎言连篇的反华政客,人们也不指望从他们嘴里说出心田的真实 未审主张。

他们挂羊头卖狗肉式的政客伎俩,只能让世人不齿。

妇孺皆知,利用所谓人权问题等涉华议题进行炒作,进而从中渔利,是反华政客们一贯的勾当。他们抱着积重难返的偏见、莫名其妙的自大感,挥舞“人权”大棒袭击打压中国,实为私心作祟。只管反华政客们顾左右而言他,但世人的眼睛是雪亮的。美国人口不足世界总人口的5%,其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数却超过寰球总数的20%多,60多万美国民众在此次疫情中失去了宝贵生命。此外,在今天的美国,少数族裔遭受体制性种族轻视,枪支交易和枪击事件再创历史新高,贫富差距加速扩大,底层民众生活苦不堪言……面对本国如此重大的人权问题,美国反华政客们不仅缺乏应有的反思,还竟然打着“人权”的幌子鼓噪抵制北京冬奥会,其双重标准和虚伪性切实令人无语。

扫除美国反华政客放出的“抵制北京冬奥会”妖雾,既是推动现代奥林匹克活动发展的需要,也是加强古代体育文明传播的事实恳求。任何体育运动都离不开政治经济文化基础,但出于私心、基于私利而将体育运动政治化,一定损害体育精神的价值。撕掉美国反华政客煽动抵制北京冬奥会的“遮羞布”,是全世界体育人和全世界爱好跟平的人们奇特维护古代奥林匹克主义的必定之举。

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货色南北风。切实,美西方一些人以所谓的人权问题阻挡中国举办奥运会不是什么新鲜事。从中国第一次申办夏季奥运会,到2008年中国胜利举行夏季奥运会,一些反华权势就从中作梗,未曾消停。但2008年北京夏季奥运会的无可比较、广受夸奖足以证实,这些反华势力是徒劳的。这么多年从前了,同样的闹剧又在上演,只会让众人更加认清一些人的实在嘴脸。

试图抵制北京冬奥会,损害的只有各国运动员的利益跟国际奥林匹克事业,包括美国奥委会在内的国际社会是不会接受的。无论美国那些反华政客怎么肆意抹黑中国,怎么卖命鼓噪“组团”抵制,也无奈从根本上影响北京冬奥会的成功举办。

当前,中国坚持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体育发展之路,充分发挥举国系统的制度优势,踊跃调动社会各方力量,为北京冬奥会、冬残奥会供应坚强有力的保障。全国高下思维统一、举措一致,形成合力,冬奥会所有场馆提前一年竣工,所有都在有序稳步推进,得到包含国际奥委会、国际单项体育组织在内的独特认可。中国将以实际行动向世界证明,北京冬奥会必定成为一届杰出、非凡、精彩的国际奥运盛会。

至于那些始终给中国泼脏水的反华政客们,奉劝他们多想想如何解决自身的问题,而不要总把心理放在琢磨别人身上,把智商用在一些不上台面的龌龊手段上。事实将会证明,自取其辱的只是他们自己。

(作者:秦彪生,系北京体育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副教养)

来源:光明日报